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帝国支撑者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结果|第七百四十四章 变数频出

作者:暗夜之光 | 更新时间:2018-01-15 02:13:27
推荐阅读:贴身保安痴傻废柴三小姐:医手遮天丛林战神惑世邪医,嚣张冥王妃狂宠全能废柴妃邪龙狂兵夫管严的幸福生活宠后之本宫无耻抗日之特战兵王穿越兽世:兽夫求放过
(*^﹏^*)双击页面滚动阅读-(*∩_∩*)
  “好了,不用猜了!”王守仁笑笑,“其实,这一切都是明师爷与我的安排,当时贼人刺杀于我,我确实受了重伤,但有明师爷这位妙手医圣,我自是无恙,但我们灵机一动,认为这场刺杀得正当其时,我可以凭伤隐身,我们私下里谋划一番,就让明师爷暂代我掌管宜良,我却隐身而去。”

  “那您这是去了何方?”沐将军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王守仁与明中信对视而笑,“这就得向大家介绍这位贵客了!”

  说着,王守仁一指那位满面胡须之人。

  沐将军、李兵与邵绩有些恍然,这位满面胡须之人必然就是钦差大人此行的目的,但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呢?不由得众人望向了满面胡须之人。

  “这位乃是越南后黎王朝第五代君主黎鏳之三子黎敬甫,乃是这后黎王朝的储君!”王守仁介绍道。

  啊!一时间,沐将军、李兵、邵绩被震得心惊不已,钦差大人什么时候居然与越南后黎王朝有了瓜葛?还将这后黎王朝世子拐带而来?太牛了!

  随即心中恍然,咱们在这云南地界人生地不熟,也唯有寻求外援才能够将这云南行省的局势打破,而钦差大人正是如此想的,也是如此做的。

  “此番黎世子前来,正是为的解了我等被困之急,随后共图大事!”王守仁继续解释道。

  “见过黎世子!”沐将军等一一向其见礼。

  “诸位将军有礼,黎某一直仰慕中原文化,此番前来,也是想要与各位亲近一番,顺便学习学习中原文化。”虽然这黎敬甫满面胡须,看着粗野异常,但他却是文质彬彬,怎么看都是那般的违和。

  “黎世子,客气了,此番能够前来援助于我等,实乃是我等之福啊!”明中信却是笑道。

  “这位是?”黎敬甫望着王守仁,一脸的疑问。

  “哦,还未向您介绍,这位乃是本官此次南来公干的幕僚明师爷,这位乃是沐王府沐将军,这位乃是陆良卫邵绩将军,这位乃是本官此次南来的护卫李兵将军,各位尽皆是我的左膀右臂!”王守仁笑着一一介绍道。

  黎敬甫微笑着向他们点头示好。

  “行了,说正事吧!”王守仁介绍完毕,一脸的凝重,回归正题。

  沐将军等面色一肃,静静聆听。

  “此番黎世子前来助阵,不仅是解围,而且是前来援助咱们平乱的!”王守仁一语道破了他此行的目的,不错,正是求取外援镇压云南行省境内的贼寇叛乱。

  “哪里,哪里!大明能够用得上咱们,实乃是后黎朝的荣幸!”黎敬甫一脸的惭愧,眼中却是毫无被求的傲娇。

  这一点,深深令沐将军等人不解,也唯有明中信是那般的淡定,丝毫不以为意。

  当然,沐将军等人却不会傻到此时向钦差大人提出这点疑问,只是将它深深埋在心中,日后再解开此惑。

  随后,王守仁一番细细交待安排,这一日的会议,被后世称为宜良密议,也正是这次会议,令得云南形势大变,终究改变了云南叛乱的进程。

  这一场会议整整开了一日,随后,只见沐将军等几位满面兴奋地相继离去。

  随即,就是整个宜良城内的军民尽数被发动起来,如火如荼地开展战备。

  而王守仁、明中信与黎敬甫却是呆在县衙之中进行密议,谁也不知他们三人在密议什么,但自即日起,云南行省被他们三人搅动了风云。至于是向好的方向发展,还是形势会更加恶劣,此时此日谁也不知晓。

  而远在云南府的沐王爷沐昆此时却是精神振奋,与王都指挥使配合默契,收复着云南府失落的城池。

  而云南行省各府中却是依旧是贼寇横行,民不聊生。

  远在贼人大本营座镇的特使依旧是志得意满,激情满怀。

  一阵脚步声响,来到了营帐之外,但这脚步来到门口,却是踌躇不已,久久没进来。

  特使微一皱眉,望向门帘处,沉声喝道,“门外何人,有事吗?”

  门帘一掀,大供奉走了进来。

  却只见他满脸的纠结,目光闪烁不已,好似难以启齿一般。

  特使心中一惊,看来,是有坏消息来了!

  “行了,有何坏消息,但讲无妨!”

  大供奉也不说话,缓缓将手中的消息递向特使。

  特使接过来,展开一看,瞬间面色沉了下来。

  “此事确实?”他抬头望向大供奉。

  “属下已经多方确认,千真万确。”大供奉点头应道。

  “可查探清楚,那支队伍是何方神圣?”特使皱眉问道。

  “这却是不知,只知是从南方而来,究竟从哪冒出来的,却是无人知晓!”大供奉紧锁眉头回道。

  “查,必须查清楚,这支军队的来路,我就不信,他们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特使面色铁青道。

  “诺!”大供奉低头应诺,抬头看看特使,欲言又止。

  “说,还有何事?”特使自是看在眼中,没好气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这样的把戏,想说就说。

  “公子爷,那明中信可能会搅乱咱们的布局,不知要如何应对?”大供奉面色一正,问出了声。

  “嗯!”特使一听明中信这三个字,面色一变,沉吟不语。

  大供奉不敢催促,站于当地,望着特使,面上浮现出一丝忧虑。

  “调派宜良城周围城池的兄弟们,全力围剿明中信,随时将战报报回,不得有误!”特使抬头吩咐道。

  大供奉轻轻叹了口气,看来,公子爷依旧将那明中信当做是心腹大患了啊!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去,依照公子爷的吩咐进行安排。

  特使紧锁眉头,站起身形,缓缓踱步,片刻之后,站定身形,眼中闪烁着坚定之色,咬牙切齿道,“明中信,无论会出任何代价,咱都要限制你在一地之中,让你无法破坏咱的大计!”

  “来人!”下定决心,特使大声喝道。

  一阵疾步前来,大供奉掀帘而进,满脸惊异地望着特使。

  “大供奉,你带领亲卫队,立刻赶赴宜良,务必要将明中信限制于宜良一地,万不可让他与沐王府会师!”

  啊!大供奉一脸懵样,公子爷这么点工夫就改变主意了?

  “怎么?有疑义?”特使面色一沉。

  “不!属下遵命!”大供奉回过神来,连忙应和。

  “立刻动身!”特使催促道。

  “诺!”大供奉知晓无法改变公子爷的命令,应命而去。

  “去,请各位将军前来,有大战要打!”特使见大供奉应命而去,沉声喝道。

  诺!一阵应和。

  须臾之后,贼寇各位首领齐集特使营帐当中。

  “诸位,大战即将来临,咱们必须立刻应对!”特使环视一圈,沉声道。

  啊!各位首领有些愕然,齐齐望向特使。

  “什么?宜良之围解了?”

  沐王府铁骑营中,沐昆一脸的不可置信。

  军士满面兴奋地连连点头,肯定自己的回报。

  “何人前往救援?”沐昆知晓,根据之前的奏报,围城之敌十倍于宜良城内的军士,如果仅靠钦差大人他们的军队,即便加上自己派去的沐王府铁骑,绝对无法取得如此战果。

  “这却不知!”军士一脸的尴尬,摇头否认。

  “不知晓?”沐王爷沐昆一脸的懵逼,人家都解围了,居然不知晓是何方神圣?这斥候是怎么当的?

  “确实不知晓,唯一知晓的就是,这支军队正是那从南方而来的神秘军队,一路之上与咱们官军、贼寇秋毫无犯,却不知为何到了宜良城外,突然围城攻击贼寇,城内的钦差卫队迅速出击,里应外合,将贼寇杀得大败而归,余者聊聊!”军士一脸的兴奋。

  “嗯!”沐昆轻轻点头,皱眉不已,那这伙军队是什么人呢?

  从南方而来?一路之上秋毫无犯?但却在宜良迅速出击,显然,这是为的解救钦差大人,难道,是钦差大人请的援军?但他为何舍近求远呢?

  难道?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大声喝道,“拿地图来!”

  一时间,军需官立刻冲了进来,为沐昆摆放好地图。

  “说,这支军队第一次从何时何地出现!”沐昆沉声喝问道。

  “这儿!”军需官一指地图上的一个位置。

  沐昆瞬间双眼冒光,抬头喝道,“真的是在此处?”

  “千真万确!”军需官肯定地点点头。

  “好,太好了!”沐昆喜笑颜开,“去,通知各位将军前来营帐!”

  传令官应命而去。

  一时间,云南行省风起云涌,各方备战。

  然而,谁也不知晓,这场大战究竟什么时候爆发,毕竟,现在增添了一个变数,无论谁人也无法预测,这究竟对各方是好事,还是坏事!唯一能确定的是,这场大战由不得咱们,而是由那个变数把控。

  而这个变数在哪儿,却无人敢肯定,唯一确定的,就是,这个变数与那小小的宜良城有关,不,应该说是与那宜良城内的钦差卫队有关,与钦差有关,与明中信有关,谁人引爆,不得而知!

  突然间,宜良城居然成了云南行省全境内各方势力的交点,这在之前可是无论是谁都无法预料到的!

  就在此时,一支支军队突然从云南行省北部分十余股纷纷进驻了云南行省边界,而且,是缓缓前行,呈半包围态势。

  这下,云南行省全境震惊,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变数在宜良城吗?这些军队从何而来?目的何在?

  一时间,各方都慌了,斥候满天飞,消息遍及云南行省全境。

  沐王爷沐昆面色煞白,根本无法自抑,聚集众将,商议无计,毕竟,谁也不知晓这一支支军队从何而来?目的何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候斥候的消息,但这等候是那般的纠心。

  贼人大本营中,特使也是目瞪口呆,望着向前的斥候,无语至极。

  “特使大人?”旁边的一位贼人首领轻声叫道。

  特使反应过来,环视一眼,微微闭上双目,沉声问道,“可查探清楚,乃是何方军队?”

  “属下不知!”斥候颤抖着声音道。

  “不知?那你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他们就没有旗号,没有来路吗?”特使瞬间睁开双目,阴沉着脸恶狠狠望向斥候。

  一时间,阴郁的气氛笼充斥于营帐当中,贼人首领们纷纷打个寒颤,一脸戒惧地望着特使。

  他们可从未见过特使如此模样,一直以来,特使大人皆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一直都是一种一切尽在他的掌握当中的感觉,如今这般模样可真是少见啊!正因如此,他们知晓,现在的特使就是个火药桶,一点就炸,岂能不戒惧!更何况这身份卑微的斥候了!

  噗嗵一声,斥候受不了这份压力,颤抖着跪了下去,以哭腔叫道,“回禀特使,那些军队真的没有旗号啊!”

  一时间,在座的贼人首领们尽皆傻了,他们也没想到,这斥候的心理素质居然如此的差,居然能够被吓哭!

  “行了,拉下去,砍了!”特使皱着眉头,一脸的厌弃。

  “饶命啊!”斥候大叫。

  然而,却没什么卵用!一群贼人如狼似虎地将斥候押出,一声惨叫之后,世界安静了!

  然而,营帐之中的众人却并没有因为斥候的死有丝毫的色变,唯一有的,也只是紧锁的眉头,他们也头痛不已,如今的局势变幻莫测,接下来将要如何应对,还得看咱特使大人的!

  不由得,大家将目光投向了坐于正中的特使,静候他的指示。

  特使用手轻指头颅,他也很是头痛啊!本以为,明中信就是最大的变数,未曾想,现在居然突然冒出这样的事情来,真真是令人头痛啊!

  关键是,这些军队居然有旗号,谁知道是什么鬼?正像沐昆他们所想的这些军队乃是贼寇的援兵一般,他们也以为是官军的援兵到了,接下来,整体布局必然会随着这些局势有所变化,但究竟如何变,他却毫无头绪,只因为,如今的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招不慎,就会满盘皆输,而特使身负使命而来,他却是无法承受这失败的后果啊!究竟要如何做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夫管严的幸福生活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冷王的倾城傻妃抗日特战军:最精锐的抗战部队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魔神的奴仆春秋故宅福晋心很宽太子篡位记抗日之乱世草莽
566小说app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快3视频开奖 安徽11选5遗漏 皇冠足球投注网址 宏丰棋牌
1足球比分赔率 体育图彩票江苏11选5 山东11选5技巧稳赚 山西11选5走势图遗漏 高尔夫赌场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