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66小说网 > 盛唐绿帽公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结果|第490章 战蛇谷8

作者:水刀伐木 | 更新时间:2018-01-15 02:13:26
推荐阅读:贴身保安痴傻废柴三小姐:医手遮天丛林战神惑世邪医,嚣张冥王妃狂宠全能废柴妃邪龙狂兵夫管严的幸福生活宠后之本宫无耻抗日之特战兵王穿越兽世:兽夫求放过
(*^﹏^*)双击页面滚动阅读-(*∩_∩*)
  “败了,败了,居然就这么败了。”

  都说阳世之人如果作恶多端的话,死了就会被鬼差带到阴曹地府,受尽十八层地狱的酷刑,永世不得翻身,其中第十六层地狱就是所谓的火山地狱,这里没有其他,只有一座座燃烧着大火的火山,受罚的人在鬼差的押解下,在这些火山上痛苦的挣扎着。

  现在,出现在阿史德元珍眼前的这一幕,就仿佛是火山地狱一般的场景。

  天上不断的落下一颗颗燃烧着火焰的石块,先前即使是面对长生天都敢上前一战的突厥勇士,在这些火球的攻击下,逃窜着,呼喊着,挣扎着。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逃窜,怎么呼喊,怎么挣扎,那连绵不断的火球并没有丝毫的减少,铺天盖地一般的攻击,即使是心智在坚定的战士,也难以坚持。

  “大人,我们走吧,此战之败,非战之罪,相信汗王能够体谅您的。”

  “体谅,不错,汗王是不会责怪我的,可我却不能走,数万精锐大军,一朝尽毁,我身为大军统帅,又有何面目独自苟活于人世间,就算我真的苟活了下来,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了,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就让我战死在这里,能够战死在战场上,这也算是我一个突厥战士的荣幸了吧!”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侍卫,阿史德元珍叹息道。

  “既然大人不愿意离开,我等愿意与大人共赴黄泉。”

  这些侍卫都是阿史德元珍的铁杆心腹,先前劝说他离开,也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现在既然阿史德元珍想要留下来战死在这里,他们也心甘情愿的跟随他共赴黄泉。

  “不,你们不能留在这里等死,你们一定要突围出去,这一战,我突厥勇士死去的实在是太多了,能够少死几个,也算好的了,再说了,你们都还年轻,特别是你奥尔格勒,你虽然只是我的一个侍卫,可这么多年来,我却极为欣赏你,你不仅拥有其他突厥勇士是勇敢,也多了许多人没有的机智,假以时日的话,绝对会是我突厥的一个大人物,可惜,我原本想要在留你在身边教导你几年,早放你出去,没想到这一天居然会来的这么快,算了,如果长生天真的注定你是一只翱翔九天的雄鹰的话,那就绝对不会让你过早的陨落的。”

  “不,大人,我奥尔格勒自从成为您的护卫的时候,就发誓,一定会保护您的安全的,谁想要伤害您,就要踩着我的尸体过去,现在您想要留在这里,那么我奥尔格勒也要留在这里,跟您并肩作战。”听到阿史德元珍的话,一个侍卫满脸悲戚的跪在地上说道。

  “混账东西,我还没死呢,你居然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想要造反不成,告诉你,让你们或者出去,不是逃命,而是有任务要你们带给汗王,这次兵败蛇谷,虽然一方面是我骄傲大意的原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唐人已经参战了,虽然不知道大唐仅仅只是在背后做幕后的推手,还是派遣军队今日北疆,无论哪种情况,对于我们突厥来说,都是极为不利的,你们一定哟啊告诉汗王,如果有可能的话,不要在继续攻打庐山城了,如果能够好铁勒诸部联合的话,一定要和铁勒诸部联合起来,就算无法联合,也要让铁勒诸部不敢和大唐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否则的话,那将是我突厥的一场噩梦,你们所有人记住,无论谁活着出去,都一定要将这个消息传给汗王,你们明白吗?”

  阿史德元珍厉声吼道。

  “属下遵命。”

  无奈之下,众多侍卫只能点头答应道。

  都说在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个人英雄主义,毕竟在万千大军的对战中,一个人即使武功再高,又能够对付几个人,所以,无论是古今中外那一只军队,第一要素都是听从命令行事。

  而军阵就是大军联合起来的最佳代表,如果一方军阵威武,而另一方却是土匪,流寇一般的乌合之众,那么即使乌合之众比正规军多上数倍,最后的结果也是正规军获胜的希望巨大,同样,一直强大的军队,如果军阵被打散的话,他们距离溃败也不远了。

  三万突厥大军面对四万契丹骑兵的进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有可能打上一两天也不一定能够分出胜负,可在数十架投石车的加上火油,这种铺天盖地的狂轰乱炸之下,短短两个时辰,先前还军阵威武的突厥军阵,彻底崩溃了。

  没有了军阵的保护,那些先前还异常彪悍的突厥将士,都成为了石大胆带领着的契丹大军的猎物。

  一时间,就看到人头滚滚而下,就像是割草一样,在契丹将士有意为之下,无数突厥将士的脑袋就那么从自己的脖子上掉了下来,咕噜噜的滚到地上,露出满是不甘和不解的神情。

  “段长史,突厥军阵已经被我们给彻底打破了,除了少数突厥人突围而出外,剩下的大多是突厥人都已经被杀,敌人主帅也已经被我们包围住了,只是奇怪的是,他一直嚷嚷着想要见您,您看.......”

  石大胆骑着快马,脸上带着些许的不悦之情向段简禀告道。

  “想要见我,有意思,看来这个草原智多星已经猜到了此事的原委了,罢了,作为对手,既然是他临死之前的愿望,我也就满足他这个要求好了。”

  一边说着,段简一边骑上战马,向战场中央走去,那里,突厥大军的血狼战旗依然耸立在这里,只是这个时候的血狼战旗已经没有刚刚升起来时候让人显得震撼了,更多的却是一种彰显突厥大军最后尊严的标志。

  “怎么,这打了败仗不高兴可以理解,这大获全胜了,你怎么看起来依然不高兴,莫非有心事不成。”

  一边走着,段简一边笑着向石大胆询问道,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和他还是问道。

  “大人,按理来说,这打胜仗了,总应该是高兴的,最重要的是,我们打败了五万突厥精锐大军,可谓是一雪前耻了,更是应该高兴的,可末将心中还是有些不痛快,在末将看来,这打仗,就应该刀光剑影,拼死厮杀才是,可这次闫大人一通狂轰乱炸,我们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赢了,末将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打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了,如果打仗就是这么容易的话,那么先前的时候,我们和那些同僚之间拼死作战,又是为的何来。”石大胆一脸懊恼的说道。

  听到石大胆的牢骚,段简一阵畅快的笑道“哈哈哈,我还以为你石大胆真的是没心没肺,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愁滋味呢,没想到居然还有你也想不通的事情,算了,既然你想不通,那么我问问你,你觉得打仗应该是刀里来,抢里去的,非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才算打仗,可你想过没有,你是痛快了,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会怎么想,还有那些兄弟们家中的亲人们会怎么想,他们都是我们大唐的大号儿郎,明明将来有极大的用武之地,却死在这些无谓的战争上,你说他们会痛快吗?”

  “这..........”

  看到石大胆犹豫着说不出话来,段简接着说道“怎么,心中犹豫了吧,告诉你,像是今天这种战斗,将来会接连发生无数次,虽然我段简不是什么圣人,可只要是跟随者我的将士们,我都会用尽全力的保证他们能够好活下来,无论是用什么办法,卑鄙的也好,高尚的也好,偷袭也罢,暗杀也罢,无论好坏,只要有用,我就一定会去做,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可以就此返回都护府,我段简决不阻拦,可如果你决定留下了了,就一定要习惯我的做事风格,何去何从,你好好想想吧,驾。”

  说到这里,段简一加马腹,驱驰着战马向前奔去,留下满脸迷茫的石大胆留在后面。

  “段长史这话是怎么说的,什么离开,留下的,能够碰到这么一个为属下考虑的上官,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离开呢,只有傻子才会离开呢,如果每次战斗都能够这么轻松的话,我的官不是也升的快一点吗,这种好事,谁会嫌弃。”

  说完这番自言自语后,石大胆也一加马腹,催促着战马坠着段简的方向奔去。

  蛇谷距离突厥的大营并不太远,一盏茶的功夫,段简就到了被契丹大军层层包围着的突厥大军的中军帅帐处。

  虽然不认识段简,可那些契丹将士看到段简的时候,依然非常顺从的让开了一条小路。

  穿过层层叠叠的契丹将士,突厥中军大帐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只是,这个时候这里显得极为萧条,除了十多个浑身伤痕的突厥战士拿着刀枪站在前面,双眼丝毫无谓的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的契丹将士之外,就是他们身后站着的一个老者了。

  说是老者,其实也就是从外形看来,因为草原上生活环境恶略的原因,导致草原人的平均年龄都不大,特别是男人,因为生活辛苦的原因,他们的平均年龄更是很小,能够活过三十岁都算是长寿了。

  因此,虽然这个老者从面相上看来,像是五六十岁的年纪,可段简知道,他最多也就四十多岁,如果在中原的话,这个年纪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正处于奋发图强的时候。

  就在段简打量那个老者的时候,老者也在打量着段简

  “阁下就是指挥着这支契丹大军,诱骗我和数万突厥大军到这里,然后将我数万精锐大军一举歼灭的大人了吧!”老者,或者说阿史德元珍开口向段简说道。

  “小子多有得罪了,还请老先生见谅,只是两国交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希望老先生能够原谅小子的不择手段。”段简向阿史德元珍行礼后,开口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年纪轻轻,却胜不娇,败不累,还有如此计谋,大唐果然是连长生天都钟爱的地方,为何我突厥中就没有你这种人物呢,可惜,实在是可惜呀!”听到段简的这番话,阿史德元珍大笑着说道。

  “老先生见谅了,阿史德元珍的威名在北疆草原上可谓是赫赫威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以说,阿史那骨哚禄能够有今天,突厥部落能够发展到今天,其中十分功劳有您六分的功劳,您又何必如此妄自菲薄呢,说实话,跟您比起了,小子只是一个初学者而已,这次也只是小子斩了几分运气而已,否则的话,我们正面交锋的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段简依然谦虚的说道。

  对于这一点,段简可是深有体会的,在失败者面前,谦虚一点,并不是坏事,恰恰相反,这个时候,许多失败者因为失意,会下意识的透漏出许多有用的消息,而这就是正式段简最需要学习的地方,同时,这也是段简在前世的时候,能够越来越强大的原因所在。

  阿史德元珍仿佛也被段简这种谦虚的态度给惊着了,半晌没有说话。

  “哎,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今天就是我的死期,都说人死如灯灭,死人也管不了活人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何去何从,就让那些活着的人去做吧,临死前,我只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这一次究竟是大唐朝廷布置的还是机缘巧合之下做造成的一切。”

  阿史德元珍叹息的问道。

  “即是机缘巧合也是人为作用,这北疆之地虽然曾经是属于突厥之地,可自从太宗年纪归属我大唐后,北疆草原一直平稳安定,可自从阿史那骨哚禄崛起后,整个北疆草原彻底变成了一片混乱的战场,到处都在争斗,到处都在杀伐,好好的一片人间净土,却变成了一个杀伐之地,因此,在朝廷任命我为安北都护府长史后,我就下定决心,要重新恢复这片净土的安静,而想要恢复曾经的安静,唯有消除一切的动乱之源,那就是突厥。”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夫管严的幸福生活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冷王的倾城傻妃抗日特战军:最精锐的抗战部队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魔神的奴仆春秋故宅福晋心很宽太子篡位记抗日之乱世草莽
566小说app
韩国快乐8官网现场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遗漏数据统计 一尾中特平 足彩竞猜网 双色球8+2中4+1多少钱
福建11选5走势图势图 小鱼儿六肖中特 印度快乐8结果 秒速赛车群 快乐12一定牛